首页 > 网球教学 > 吉尔伯特网球教学 >

17 吉尔伯特:百万美元的比赛-与威顿之战

时间:2009-06-08 10: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吉尔伯特是不同的,他在高中时就不是光吃不练的,当他考上大专我们都很吃惊,外婆原本想他会找个工作,也许只是每小时挣3块半的,然后这样普通的过一生。”

——爱伦 .吉尔伯特夫人,吉尔伯特的妈妈

国际网球大联盟在德国慕尼黑的大满贯杯是所有选手梦寐以求的,冠军奖金为2百万美元,而且亚军也有1白万美元!

1990年我受邀参加大满贯杯,那年阿加西因为肋骨受伤而退出。我一路杀入半决赛与大卫.威顿对决,我曾在早期的15-13岁的马拉松式15盘赛事中打败过他,使我能够进入温布尔顿的1/4决赛,但这次在大满贯杯中对决却昂我们倍感压力,因为胜利之后就可退休了,得到了一百万美元,还有机会争夺二百万美元。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都是我职业生涯的顶点,不仅对阵许多伟大的选手,还有巡回赛中有史以来最高的奖金,克母和我两岁的儿子查克都来看我的比赛。

1、 赛前的心理准备

在慕尼黑的希尔顿我对威顿做了赛前分析:大力的一发及二发,拥有最好的二发,在温布尔顿他发了我23个Ace球。擅用步伐,速度不快,正手有漏洞,挥拍容易失误,我曾今和他比赛,他的正手回接发球失误了20次,当他紧张时正手回球就会太大力,他的比赛就会变糟。

我还知道威顿比赛会遇阻碍,会“打哽”,在温布尔顿他领先2盘但不能把握住他的两个赛点。

2、 全美国式的选手?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至少是他的大概,但我更关心威顿的另一方面,就是思想和情感方面,威顿是一个明显的将喜怒挂在脸上的选手,非常的情绪化。而且,在他的那段生涯中,他装束就像是裹在旗子中一样,总是束着红、白、蓝的发带并且穿着印着明星式袖章的T恤。

这有点气我,因为他显然是把自己创造成一个美国选手的形象代表,好象他代表着美国网球一样 。我曾代表美国队在奥林匹克大赛中获得了不少奖牌,好几次我被邀成为美国队参加戴维斯杯的成员,我以及当时著名的张德培、桑莆拉斯、阿加西、考瑞尔等都认为自己可以代表美国,而威顿却一幅美国国旗的打扮,真是笑话。

我也没有忘记我们在温布尔顿的艰难比赛,我知道威顿在落后时没有被打倒,他坚持完成了比赛,这次比赛,奖金大捆的放在了桌上,我定要为其准备好一切,包括身体、心理、情绪各方面。

麦肯罗和康纳斯都会在他们控制住大局之后将对手拉入疯狂状态,伦德尔却会让你在他的慢速打法慢慢窒息。然而,我通过和他们的对打的艰难经历来积累经验服务于之后更具挑战性的比赛。

超过14000名球迷拥入慕尼黑的奥林匹克球场,在换衣间里就能收到他们的呐喊声,他们兴奋极了,希望可以看场“拳击式”的网球赛。

一小时之前,我试图和儿子查克玩耍来平静心情,那儿有一台弹球机,我傻傻的陪儿子一块玩,他高兴得不停笑,他当然一点都不紧张,这能帮我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们玩的时间很快便结束了,我回到了换衣间而克姆和查克回到他们的座位上,准备开战了。

3、 和威顿之战

大满贯的比赛是五盘三胜制(也许这才能值回票价),当我们昂首进入球场后,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灯光似乎太亮,人群的喊声似乎太过刺耳,气氛变的紧张,赛前热身时我调节呼吸,试图找到节奏,这并不容易,这样的情况我之前从未遇到过。

4、“绅士们打网球”

比赛一开始我和威顿就步步紧逼,我赢了第一盘,他赢了第二盘。

第三盘成为攻坚战,他的发球准确力大。两次都差点让我接不到,自从第二盘的第一局之后我就没有没有破发过他,他每次总能轻易守住我的发球。我们步入了抢七局,我先发球,无疑是创业分,赢了它我就有可能拿下盘分赢得比赛,我以局分2:1领先。

我决定有机会就进攻他的正手。我打了一个力大角度刁的上网球在他的正手。他跑动着接回了一个正手穿场球,力道较弱,我冲到网前,急速回了一个前场截击球到他的边线,但好象我冲多了。

使我的全场成了空挡而且球还是出界了!至于,边裁说出了界。我把拍子砸到了网上,没有意料到是,主裁,英国人斯帝分•温亚德改判了:“球出界了,吉尔伯特得分。”

威顿朝着主裁大叫,他有权这样歇斯底里。当比分接近时,改判是最糟的。而且是在那么关键的时刻,没出界吗?我想是吧,许多这类球都说不清。但好象显然是主裁误判了。我愿意见到这样的改判吗?当然很高兴,然而。我了解到威顿的感觉,我同样在85年芝加哥与康纳斯的比赛中遇到这种遭遇。

5、 家族的宿怨

威顿看着百万奖金付诸东流,他朝着主裁和边裁叫喊不能改判,球是出界了,边裁看得更清楚,主裁改判是毁了比赛!他太恶毒了,他疯了,威顿又跳又叫,我不能责备他。

但这还没完,威顿的兄弟站到主裁的身后大叫,还掀起上衣。人群也开始吹嘘,跺脚。就象一个疯人院似的球场,但我之前也经历过,康纳斯和麦肯罗是制造这种场面的高手。

到威顿发球6:7,我集中全部精力。威顿发了个旋球,Ace得分!真难以置信,他就像麦肯罗,先前的争论似乎给了他力量。现在决胜局为7:7,现在对双方来说都是创业分。威顿拍了几下球,然后看向我准备发球。他挥肩发了个旋球,失误了,我喜欢这样。

他再次看向我又拍了两、三次球,很快他再次发球了,又失误了,双误吗?他哽住了吗?也许他不像麦肯罗。我以8:7领先,准备发球,我成功的发了一个时速80英里的球。威顿试图封堵它,结果下网了。我以7:6(9:7)拿下了这盘,但麻烦还没完。

在换场时威顿的兄弟开始在我身后诅咒我。他喋喋不休的说,“我会踢你的屁股,吉尔伯特!”他虽然没有参加比赛,但我想有部分奖金威顿会分给他。我对裁判提出抗议,因为他严重干扰了比赛,主裁同意并警告他让他离场。

6、 和威顿怒目相视

    现在,当我经过威顿身边时,他责备我投诉他兄弟,我也没给他好脸色。观众看到我们互相对骂,更加起哄。威顿碰撞我,我也撞他。我们怒目相视,鼻尖碰鼻尖,就像两只动物。

    空气里充满了血腥味,另一个裁判布鲁诺跑过来将我们拉开,他说,“快停下来!绅士们,快坐下?”

    逐渐的气氛被控制了下来,在我们双方都被警告后,开始了第四盘。

    我感觉很好,因为我有经验,我没有让刚才的争吵影响我。事实上,我十分冷静。

    前三盘我以2:1领先,我换了原先保守的战术,开始有点冒进,我感觉会赢。但要在领先时保持舒服是很危险的,记住,领先时要更加保持警觉。我更想关注对手的反击能力,但我失败了。我忘了我的“基础理论”而变成了一个“快乐的露营者”。就因为这样我以2:6丢掉了第四盘,几乎三盘里我都没怎么破威顿的发球。

  进入第五局,这一盘决定着1百万美元。由于第四盘的失误我使自己更加专注,现在我俩的心理位置交换了,我成了“受伤的熊”而威顿是“快乐的露营者”。

  第五盘开始之前我做了长时间的准备,我想阻止威顿的动力,我不想让他在最后一盘变强,因为没有换场休息,我直接走到后面拿毛巾擦了擦汗。在把毛巾递回给球童时我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作战计划。自己问自己想做什么?想让对方做什么?

  我告诉自己别因为自己回球失误而让对方这么容易的守住发球局,我想自己的发球被他接回,让他多用正手回球,诱使他失误。我一直打他正手,若他稳得住,那么我失败;若他动摇了,开始大力回球,那么我赢。

  第五盘由威顿开始发球,他发球还是很强,但没有上一盘那么强。我尽力保持回球。威顿不时会错失一些回球,特别是截击时。

  第一局数次平分,最终我破发了他一个发球局。第五盘以1:0领先。到我发球,我的战略起作用了,他回球很辛苦,我没让他占据统治地位,接着换场地。

  再次,我专注于自己的计划。最终破其发球局,现在我开始全力压制他。一直攻他正手,守住了自己的发球局,接下来我俩各自守住自己的发球局。我以3:2局数领先,越来越接近赛末,威顿明白他必须有所突破,否则将错失比赛。

    就因为他想变化而开始过力击球,出现正手失误,我以5:4领先。我想告诉你当时我很冷静,但那是谎话,其实紧张得要死。我看着威顿那拼命的样子,他不断拍球还变换脚步,看起来一点也不累!

    我记住自己的基本战略,只要将球顺利发在他正手,我拍了两下球,看看对面,深吸一口气,然后漂亮的抛起了球,作了一个好的动作。糟糕!我的发球下网了。威顿高兴的跳了起来,前后移动着,他觉得我有麻烦了。

    二发,赢下这一分我就能守住1百万!我又拍了两下球,看过对面,抛起球,抛得不漂亮,发球动作也不优美。但球却顺利过网了,落在他的正手位。威顿看起来准备好了,但他却失误了。他挥臂晚了,球回得太宽了。我从未看见球出界这么高兴过,我打败了他(还有他兄弟)。第五盘6:4。

    这场比赛在12月15日晚上8:30开始的,是一个星期六。结束时是星期天的凌晨12:47分了——我从未经历过超过4个小时的这场大赛。我赢得这个百万大奖(除了我和威顿都要为了争吵而付5000元的罚款)。

  我俩勉强的握了下手,他显得筋疲力尽。我只想快点离开,接受了一些访问,冷静下来后,做了下放松的按摩,冲了个澡。凌晨4:30回到了酒店,离决赛时间不到10个小时,我已什么都没剩了,而且对手是桑莆拉斯。

  我刚和一个强劲的对手对抗了4个小时,睡了5个小时后我起来为决赛做准备。虽然在前面的比赛中我击败过桑莆拉斯,但是用尽了我的全部“招数”。和威顿的比赛使我筋疲力尽,而且桑莆拉斯的网球是超级的。

  颁奖时,我望向妻子克姆,她的眼中含有泪水,过去的12个小时是我们从未经历过的,承受了超负荷的压力。我向她微笑,她向我挥手,儿子扎克坐在她的双膝上,玩着一个网球。之后我祝贺桑莆拉斯夺冠,并领取了一张1百万的支票。

7、 一条漫长而充满风雨的路

  在从慕尼黑回美国的路上我想到了8年前另一场巡回赛的比赛。那是我作为一个专业选手赢得的第一次巡回赛。在作专业选手半年后就在台北有了这个意外的收获。我打败了一个叫克拉克•温吐斯的人。这让每个人都惊讶,也包括我。而且更让我高兴的是,奖金是付现,而不是支票或电汇,是一万五千美元现金!

    我记得在从台北回去的路上,奖金就放在我的球拍袋里在我膝上。也许你不相信,我抱着这一万五千美元的奖金时比我在慕尼黑得到那一百万的奖金还要兴奋,没有人认为我有机会在巡回赛中获胜,我没有出色的技术,没有超强的身体素质,“吉尔伯特是谁?干什么的。”我知道如果我没有得到上天公平的待遇那么我的职业生涯也就快结束了。

  所以从台北回来加利福利亚的路上感觉很特别,我不会忘记坐在飞机上时在夜里俯瞰着太平洋,喝着一瓶冰啤酒。我第一次意识到也许别人是错的,也许我能继续打巡回赛,也许我这个俱乐部选手,这个只会打得“很丑陋”的家伙有着不错的职业生涯前途。就在我睡着之前我还在想“希望这一切不是梦。”后来证明的确不是。

关键词: 吉尔伯特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最新图集

热点内容

小狐狸殿下童装屋

热点图集

关于我们| 网球商城 |网球家园 |网球论坛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 2009网球帮- 分享网球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