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球教学 > 吉尔伯特网球教学 >

13 吉尔伯特:愤怒的大师-康纳斯和麦肯罗

时间:2009-04-21 17: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你可以到市场中买一把最贵的网球拍,并一直照教练教你的练到手破了。然后吃点维他命睡个好觉,但这并不能帮助你免糟敌人的算计。在我对付的大师级选手中,麦可罗是最会“算计”我的,他甚至不在场上攻克我,而是在比赛的前一天。

    我们被安排在84年的旧金山泛美网球赛的决赛中相遇。当时我小有名气,刚从海湾地区回来很想给家乡父老一个好结果。然而用什么办法才能打败世界排名第一的麦肯罗呢?麦肯罗早已在考虑其它的对付我的方法了。

    比赛头一天晚上,麦肯罗对当地媒体表示:“吉尔伯特挥拍力量还不足以打破一个鸡蛋,他不会击球,只会挥球。”我听到后连晚饭都气得没吃完。“他想瞧我的力量吗?我会给他好瞧!”不用说,比赛结果被注定了,麦肯罗在家乡父老面前打败了我。

    比赛当天我步入球场后,真想把每个球的毛都打光。我大力发球,大力抽球。二发也想打Ace球,我想在家乡父老面前证明麦肯罗说的是 错的,我也是个力量型选手,我的鲁莽使我直接输掉了比赛。

    麦肯罗得逞了,他以6:4直落两盘取胜。之后他还一脸坦诚的告诉记者,“吉尔伯特比平时打得更激烈些,我想这害了他的比赛。“真是伟大的心理战术型选手。

1、 两种心理战术

有两种心理战术能够伤到你,一种是对手作用到你的,另一种是你作用到自己的。如果你没能反应出来就两种都能伤到你,旧金山麦肯罗赢我是因为我没看出他设好的陷阱,还拼命往里跳。

心理战术在网球比赛中和身体素质及技术水平同样重要。记住:所有选手运用心理战术的目的只有一个——破坏你的注意力。他们打破你情绪的平衡,让你不在状态。你会变得急躁,对步伐、节奏失去控制。

比赛中你可以通过一些数据算出你的技术参数,身体素质等。如,一般来说“乌龟、兔子和渔钩“(慢打、快打及欺骗打法),同样一些专门的心理战术也是人们所提到的:思想的混乱,情绪的发怒,都能毁掉你的比赛。

2、 最强的也是最坏的

两个最厉害的心理战术选手是麦肯罗和康纳斯。在赛场上他们能控制一切,人群、主裁、边裁甚至球童。他们通过与对手的心理战来控制比赛的节奏、氛围。

在漫长的比赛中他们能让你“上上下下”好多次,比电梯还厉害,不用拍子就可以伤到你。他们就像邪恶的巴特.辛普森双胞胎。下面就是心理战术之王,吉姆.康纳斯如何运用他的战术例子。

3、 康纳斯在职“弹道学“:85年的芝加哥之战。

康纳斯和我几次打得不可开交(记得他失掉87年的大师赛后将自己锁在房里尖叫吗?)。他总是摧毁别人的进取心,我不怕他,特别是当他用他的名气来压人时。在芝加哥的那场比赛他真的把我给惹毛了。

1985年我和他在芝加哥风城相遇。当时我刚进入世界前20名,还没和他这样排名前3的选手在1/4决赛中遇过。若赢了他我会有一个“大跃进”。我也想赢。

我们前两盘各赢一盘,比分6:4,4:6。第三盘很难打,我们互不相让,各守住发球局到4:5,康纳斯发球局以30:40落后。我不敢相信自己得到了一个赛点,我的体力告诉自己必须赶快拿下比赛。

康 纳斯又发球了,十分谨慎,拍了8、9次球。专注而耐心,我准备一有机会就先攻击他。他发得没什么特别(这是他的特性)。发在我的反手位,我回了一个深长的 削球。接着他又挑了我一个反手高球,但挑得很弱,我退后几步,打了一个高压球,落在康纳斯身后,他判断错了方向,没接到这个球。边裁示意此球没有出界。

我做到了,打败了名将康纳斯,而且是巡回赛中。我高兴得跳起来,在空中挥拳,感到无比兴奋、自豪。我冲到网前伸出大手准备接受对手的祝贺,但康纳斯根本没有想祝贺我。

他径直朝边裁冲去,叫着说我出界了,还指出了底线外的一个所谓的“出界点”。他像疯了一样,叫得口沫横飞。把拍子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跑到主裁身边抱屈,就像一个贼被警察抓了后还不停说自己没罪一样,拼命指着场外两英寸处的一个点说是我球的落点。

如此同时我站在网前就像一个等待圣诞老公公的孩子一样。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比赛完了,不是吗?人群都开始了起哄。我只能等着事情平静下来。

但 事情并没有平静,我突然听到了主裁对着麦克风说“前判错误,现改判球出界。康纳斯先生发球,平分继续”。他居然在赛点改判了边裁的判定,就像把叉子叉进我 的双眼还不能大叫。我的呼吁被人群淹没了。有8321名观众拥在伊利诺斯大学的体育场内,他们的呼声就像炸弹爆炸了一样。
比赛越长他们越高兴,那些天康纳斯到芝加哥的哪儿都受欢迎。人群就像恶魔一样的起哄,吹嘘着原判,为改判而高兴疯狂。
我彻底失落了,跑到主裁那儿叫到:“你怎么能改判5分钟之前的判决!”我疯了。主裁站起来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看着我像是我没做好一样。
我气得只摇他的椅子,他对我发出了警告,他就像一个魔王坐在嘉年华会的宝座上一样。
我的努力没有用,维持原判,比赛继续,康纳斯接着发球,我输掉了那一分,下一分打成5:5平,到我发球,失掉了4分,康纳斯以局树6:5领先发球,我失掉了前3分,到了赛点,我也失掉了,输了整场比赛,完全是一场噩梦,最后3局我没赢一分,康纳斯抢了我的胜利果实。
关键一点是康纳斯会胁迫裁判给他另一次机会,边裁和我都认为球没出界,一般比赛有这种情况都不会改判,除非像康纳斯那样对着你的脸争辩,并且还有8000名球迷支持,主裁是摄于其压力而改判的,但最糟的还是我的志气严重受搓了。
改判完全摧毁了我,我的思想,我的情绪,我的控制力,我感觉被胜利欺骗了。
但记住,这个事件中康纳斯不是罪魁祸首,愤怒,失控的愤怒才是关键,不仅在高水平选手中会出现,任何水平的都会,你要为此做好准备,准备恢复控制,不然你就会像在用烂拍子打球一样。
在这个案例中,我思想上就没做好准备,在那之前,我没机会遇到过康纳斯,这是我的事物,经一事长一智。
对付康纳斯要做好充分的赛前准备,我有权利到主裁面前争论,但这一权利我用的太晚了,我不输在比赛,而是输在心智上。
更惨的是,我因为冒犯裁判而被罚1500美元。
但更如你之后看到的,我学到了有价值的经验。

4、 比赛时叫或不叫是个问题

那么怎样的愤怒才是好的呢?我重申,失控的愤怒会摧毁你的比赛,但正确的发怒会帮助你。
一些人总抱怨我比赛时叫的太多,但我这样是想时时唤醒自己,适时的对自己发怒能够在失误后警醒自己。
就像高校的足球教练总会踢你屁股,催你跑快点一样,提醒自己注意比赛,然后继续注意接下来的比赛,忘记刚才的。
你不能同时瞻前顾后,你的经历会被失误所分散,在芝加哥的那晚,我没料到康纳斯会那样。
所以愤怒——有控制的愤怒——可以作为一个好的刺激,一种好的专注力,提高你的肾上腺素,大胆的用别怕,只要控制好,别让愤怒控制你,我总不明白一个像比乔恩.博格那样的专业选手在比赛中会那么冷酷,就像他毫不在乎,失分也从不沮丧,这只适合他,不适合于大众。

5、 怎么控制你的愤怒?

近年来我能越来越好的控制我的愤怒。
(1)、扑灭火花而不是扑灭火焰。
愤怒总是让你难以查觉,可能慢慢出现,也可能想我对康纳斯那样突然爆发。要在愤怒消退前用理智控制住。但不能让愤怒的火花上升到火焰。
(2)、引导你的愤怒
正确引导你的愤怒是很重要的,识别愤怒之源。是因为坏消息吗?是因为失误吗? 找出来,明白原因能帮助你解决问题。若是你的正手出问题,找出方法改进。
若是你的对手让你生气,要话其为你的力量。一些俱乐部选手就告诉我他们在比赛中一直要让对手惹火了自己才能进入状态。要变被动为主动。不要认为“我会因为他为难我而输掉。”告诉自己,“他要为此代价”,你会更想赢他。
我常会因为失球而气愤,一次我在欧洲把电话给我在加州的兄弟拜瑞抱怨,他甚至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只说“吉尔伯特那都是上星期发生的事了,放轻松点!”
愤 怒是易挥发的动力,就像汽油回让你的车跑起来一样。克拉克.嘉伯纳在伊丽.那斯达斯的一场比赛把他气得发疯,甚至在赛后将自己锁起来挂在钩上。这事我听说 过好几次但仍不相信。所以我知道除了麦肯罗和康纳斯之外,失控的愤怒都是有害的。博格就是在控制愤怒并用它来作刺激动力。
(3)、别自己打自己
当 你像是被狗咬到一样惨叫时你会变麻烦,所以别这样叫,你在场上已经有一个对手了。如果你再给自己压力,就变成了两个对手了,所以别太压迫自己,我曾经这样 做,但无益于比赛。这是一个坏习惯,甚至会伤害比赛。“我是最差的,我把这里都变糟了,笨蛋!”这是我倒霉市的时候常抱怨自己的。
首先,敌人喜欢看到你自暴自弃。当对手听到我抱怨说,“我反手真差!”时,他就会攻击我的反手。而且,这还能激起对手的斗志,会让他们积极的认为能赢。当你开始轻视你自己,认为局势无可挽回时,你只会越陷越深。
所以要小心处理愤怒。当愤怒时,想想接下来要做什么,而不是刚才做了什么。
(4)、
转移愤怒的一个好方法就是转移你的注意力,找到一个适合冷却自己的方法。我可以给你一些小贴士,当我发火时会系系我的鞋带,拉拉拍线,擦擦汗等等,然后继续比赛。
没什么复杂的,总之,你要像控制的击打、步伐一样控制你的愤怒。

6、“愤怒”之说二。——好的,坏的,都是麦肯罗。

麦肯罗曾在洛衫矶的加尼福尼亚大学的奥林匹克网球场和我相遇。当时人群吵闹得使裁判叫了警卫,观众们把纸杯乱丢,就像在古罗马的斗兽场一样,那晚温度只有华氏45度。

麦肯罗一开始就想把我连根拔起。第一盘6:1取胜,第二盘又以1:0领先。我落后着但我并不怪观众,第二盘时我多次望向我的教练,汤木.奇林顿,希望他能告诉我怎么打。但他只是朝着麦肯罗点了几次头,他可能只是想松动一下。但我却理解为应该进攻,为什么不呢?

我开始发截击球,接麦肯罗的二发时我开始削球,绝望之余我开始什么事都积极主动。接着好的事情出现了,他开始出现失误。我以6:4赢了第二盘,接着我们进入到第三盘。

第三盘是比赛中最精彩的,失误和获得都是巨大的,麦肯罗的发球局比分为15:30及30:0。我认为到了创业分的时刻,如果我赢将赢得此局,然后再守住两个发球局就能胜利回家。

他发球我们进入到长分,最终,他打了一个反手削球,我奋力接了过去,他跑不到位,球没出界!

你 一定又在想,“吉尔伯特,又来了。每次球要出界都是坏消息,上次是赢康纳斯,这次是麦肯罗!”好吧,就算你认为我是妄想狂也行,但这次我认为球没有出界, 边裁也认为,主裁也是,甚至连观众也认同,只有一个人不认同就是麦肯罗。(我想就算他心里认同,嘴上也不会认同的。)
当麦肯罗听到球没出界的判决后,他发怒了。他摔了球拍跪了下来就像被枪击中一样,他的表情就像是在网球生涯中从未遇到过此事一样,我敢打赌实际上他知道这个球没出界。

但事情还没完,赛场上的心理大战上演了。如果我赢了这分麦肯罗先前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他想的也正是我想的,若我赢了这分,他就会以15:40在他的发球局落后,而我就有可能破发。我们都知道这一分是比赛的关键时刻。

泰特姆.欧奈尔那晚也在看台上,甚至他都难堪于她丈夫戏剧性的表演。绝对是奥斯卡的水平:“网球比赛最佳表演奖”。

他一直在边裁耳边咆哮,接着到主裁季诺.方的面前说情,麦肯罗认为他会改判。他乞求他改判,他要求他改判。人群也在起哄,这次我不会再像上次对康纳斯一样手足无措,我保持头脑清醒,我认为不会改判。

与此同时,麦肯罗却毫无道理的与边裁、主裁等争议这一分。我开始冷却下来,渐渐失去了我的注意力、能量等。我变成了一个观看网球表演的旁观者。虽然麦肯罗没有得到改判,但他影响我的目的的达到了。

方主裁宣布比赛继续。已经是晚上10:15分了,人们开始慢慢离场,也许是因为卖啤酒的没卖了。我感觉沮丧,思想涣散,而麦肯罗却斗志满满,一心求胜。

他发了一个Ace球,30:40!我感到危险,然后又一个截击式发球。平分,再一个Ace球,然后他赢得了这个发球局。

第三盘3:4到我发球。麦肯罗赢了几分,现在是15:30。又到了关键的创业分,我告诉自己“稳住,别推我“。若这分失去,他就破发成功了。
我漫步到球童面前拿了毛巾,虽然我没有出汗。其实我是需要我一下温暖的手,而并非毛巾。我用毛巾擦了拍柄和手,又还给球童,走回发球线,拍了拍球,看了看麦肯罗,突然我听到方主裁说:“延迟比赛警告,吉尔伯特先生。“他是说我吗?这怎么可能?

麦肯罗刚才无故吵闹了十分钟而我竟因擦汗而延迟比赛?真不公平。我对裁判叫了起来,他却想再警告我一次或是给我其他惩罚。我无路可退,感觉到完了,麦肯罗已不战而胜。他控制住了每一局,每一盘,整场比赛,甚至是奥斯卡。

那晚他打败了我,为什么?很简单,我没有利用住被延误的时间,在那段时间我显得无事可做,变成了麦肯罗的表演。我应该在那段时间保持身体的亢奋,挥挥发球的动作,穿上外衣。要求到换衣室等待他表演完。

总之不要站在45华氏度冷空气中,这能怪谁呢?主要还是我,没有聪明地对待麦肯罗延迟的那段时间,我让自己的身体和思想都变得不在状态了,而这毁了我。
这件事还有精彩的结尾。最后,在换衣间,麦肯罗带着腼腆的微笑跑向我,我想他是来为他的无理取闹道歉的。但他看着我说,“布莱德,你不要再像刚才那样延迟发球了,在这样的天气里我很容易感冒。”麦肯罗还真幽默。

7、 网球场上的骚乱

事实上麦肯罗总会在落后时找借口打乱比赛。有个最好的证明就是,你见过他在领先时发脾气吗?也许有可能,就是在当比赛有戏剧性变化发生时。(如当对手快赶上他时)。

总之,若他一有不顺,就会胡乱言语5秒钟以上以激起观众的激动,这是他喜欢的。当他领先时,他决不会冒险激起观众起哄。
麦肯罗明白他有处理骚乱的能力,他知道如何运用它来伤害对手。在他称霸的时期,裁判们都怕遇到麦肯罗的比赛,他太麻烦。
麦肯罗是故意这样的吗?当然,这公平吗?不公平。方裁判及其他人都知道麦肯罗和康纳斯在网球界的地位,他们有时对其睁只眼闭只眼的。
直到1991年的澳大利亚公开赛麦肯罗因为他的行为被官员开除了巡回赛才算是国际网联找回了立场。在此之前,他们都是胆小的,但当他们终于鼓气勇气来收回尊严时已经太迟了。若他们早点采取措施会对网坛甚至麦肯罗更好些。
麦肯罗为他的行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失去了很多朋友,失去了很多选手的尊敬。这很可惜,因为他是个真的网球天才。正如篮球有魔术表演,网球也有天才。

在80年代麦肯罗的鼎盛时期,他的拍子的确表演得很优美。但他的“小丑表演”伤害了他的比赛、媒体、观众、大众形象等都对他造成了影响。
温布尔顿变成了他的噩梦,英国媒体把他说成是行为怪异的小丑。观众们在比赛中嘲笑他,他变成的四处受敌,不断的争议打跨了他,他不得不离开网坛半年。

你记得吗他甚至将其退休的部分原因归咎于我(当我在大师杯上打败他时,他说他要重新考虑是否应打球的)。
麦肯罗有着辉煌的战绩,但他没给自己机会来发挥其最大的潜能。

8、打败麦肯罗是让人陶醉的。

记 得我说在86年大师杯上打败了麦肯罗有多么伟大吗?因为当时整个麦迪逊广场花园为我沸腾了。所有媒体都要采访我,“早安美国”也邀请我上节目。人们纷纷预 测我为下一个美国超级网络明星,在短短几小时内我变成了一个任务,我感觉很好,不幸的是,这种感觉很短暂,第2天,我被安德鲁。杰瑞德以两个6:1踢出了 局。

从那场比赛中我学到了很多,我学了你必须明白自己的实力,我意识带打比赛并非要压制对手,我们并非要制服大多数选手,我们要做的应该是以己之长以彼之短,当然,也有例外,像泛美巡回赛我在旧金山对麦肯罗就是为了给球迷留下深刻印象而使用了高压战术。
在86年的那次大师杯比赛中麦肯罗在换地时试图侮辱我,说我不配和他比赛,当我听到后我知道他是试图从心理上打败我而不是从实力上。
我知道他大心第一次输给我,而且是在他的纽约家乡父母面前!换场地时我用毛巾蒙住自己的头坐在椅子里对自己说:“麦肯罗在担心了,我只要稳住不失误,照计划打就形。”

他的心理战术没起作用,因为我已有了准备,最终我赢得了这场比赛,因为我有了好的情绪、心理的控制管理。

那 天麦肯罗没能踢我出局,而是第二天我自己踢自己出了局。对安德鲁时我梦想着自己从青蛙变成王子,当两了6:1输了时我才回到了地球,我很快接受了经验教 训。之后一周我进入了美国国内赛的半决赛,不久又进入到了戴维斯杯的阵营。接下来的几周我赢得了美国国内赛的冠军,打败了康纳斯、埃德博格和杰瑞德。一个 月后我和杰瑞德在孟菲斯相遇,我以6:3和6:0击败了他,之后我再没落败于他过,我希望对麦肯罗也能这样。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最新图集

热点内容

小狐狸殿下童装屋

热点图集

关于我们| 网球商城 |网球家园 |网球论坛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 2009网球帮- 分享网球的乐趣